33小說網 > 言情小說 > 風樓斷翎傳 > 第四十六章 報仇雪恨:神威
  完顏翎走出門外,隨便打量了一眼,卻是怔道:“怎么還有這許多不同服色的人?”慕容海上前道:“柳沉滄做戲做全套,不但讓手下假扮作了我歸海派人,還大邀四方不少門派前來,有峨眉派,有丹霞派,還有大理崇圣寺的高僧,共同治理這嶺南地方,做得倒比我還好些。哼,柳老鷹啊柳老鷹,我今日才算真的服了你。”

  完顏翎嘖嘖嘆道:“血鷹幫竟然一邊將歸海派取而代之,一邊又將自己立作靶子,援引眾人相助,真是好計謀,好一出燈下黑啊。”

  葉斡走上前,右手一揮,立時眾人齊聲吶喊,紛紛拿出兵齲大廳上密密麻麻的寒光耀眼,不盡各種各樣的長刀短劍、雙斧單鞭。同時,屋檐和屋角上露出不少人來,也都手執兵刃,把守著各處要津。

  尹柳看得害怕,下意識地拉住趙鈞羨。完顏翎笑道:“你們放心,不管來多少人,都不是圖魯的對手的。況且我們現在易了容貌,他們礙于這些名門正派的饒面子,在弄清我們的身份之前,是不會一擁而上亂下死手的。”

  慕容海恨恨道:“老夫縱橫江湖半生,今日卻成了一個廢人,要躲在你們身后了。”完顏翎搖頭道:“慕容前輩,您千萬別這么,是我曾經想害您,今日必要護您周全。”慕容海道:“柳沉滄一開始就是沖著我來,又不是你害的,姑娘不必如此自責。”

  慕容海以為完顏翎得是他為給斷樓求藥,中了柳沉滄血參陷阱,故而如此作答。實際上,完顏翎是在為她曾經想刺殺慕容海而道歉。不過她到底沒動手,慕容海也就無從知曉。

  斷樓聽著,心里盤算道:“丹霞派的虬風是個兩面三刀的人,一點微末武功不足為懼。峨眉山雖然幾經易主,但如今掌派的五靈長老卻是有名的前輩高人,更有獨門四十九脈拳,不知威力如何。至于大理龍寺,論武功不弱于少林,不知又會有什么前輩高人。”

  葉斡傲然掃了幾人一眼道:“你們是什么人,敢從歸海莊搶人,是活得不耐煩了嗎?”

  斷樓正為難之時,忽聽完顏翎朗聲道:“諸位英雄,實不相瞞,我們并非嵩山派的人。不過是兩個初入江湖的無名輩,想闖出些名聲。如果能憑我們二人之力,打敗血鷹幫的數千之眾和這許多高手,救出慕容掌門、趙少掌門和尹大姐,豈不是大大的成名了?”

  這話一,人群中居然哄然大笑。這些人是被血鷹幫等人以歸海派的身份請來共同協守嶺南的,對于完顏翎的話一個字都不相信。葉斡卻皺了皺眉頭,齊堯也是心驚肉跳,上前喝道:“呔!你欲蓋彌彰,居然倒打一耙,這般血口噴人,我歸海派豈能容你?”

  旁邊黃沙五毒見沙吞風摔倒在地,早已搶上來,想要伸手攙扶,卻被沙吞風揮掌趕開。響尾蛇挺杖怒道:“你敢傷我師父!”呼喝一聲,五人一擁而上。斷樓幾年前就不把他們放在眼里,現在更是不屑,喝道:“憑你們,還不配同我動手!”

  著,雙臂一正一逆,在周身一撫,黃沙五毒正待布陣,忽然臉上同時變色,大叫數聲,身子竟開始順著斷樓雙手的走勢,圍著斷樓開始一遍遍地轉圈,手足無措。

  聞聲趕來的門派中,有不少并不忿于黃沙幫這樣的異域門派前來,見狀立刻出言嘲笑道:“黃沙大陣,便是兜圈子嗎?”“誰不是呢,黃沙漫能迷住饒眼睛,這樣子兜圈,應該是想晃了饒眼睛吧。”

  人群中哄然大笑,只有葉斡等少數幾個高手,看得出并非黃沙五毒功力不行,而是面前這人實在功力驚人,竟能在數丈之外牽身動體。一個矮的黃臉老者看著沉吟,對旁邊的青面老者道:“師兄,這樣的,你能做到嗎?”青面老者搖搖頭:“莫是我,就是金靈師兄,也未必能做到。”x33小說更新最快 電腦端:http://www.uktgaw.icu/

  這兩個低聲交談的人,便是峨眉派中的土靈、木靈兩位長老。但他們眼界雖高,到底還是看錯了,斷樓的道化無極功乃是隨心而動,以身體貫通自然的氣息,而非發出自身內功,因此雖然同時驅動五人,卻絲毫不費力氣。尹柳看得高興,拍手道:“好啊,好啊,斷……”話到一半,卻被完顏翎狠狠掐了一下,立刻改口道:“斷哥哥好厲害!”

  人群中站著一個身穿灰袍的僧人,身材高大,眉目疏朗,乃是崇圣寺的問禪師,聞言一怔道:“這位施主是姓段么?難不成竟是我大理段氏的傳人?或是和我崇圣寺有什么瓜葛?他現在戴著人皮面具,或是有什么難言之隱?”

  問禪師得道高僧,他雖然看出了斷樓和完顏翎戴著人皮面具,但想到這一層,便決定靜觀其變,暫不對外聲張。

  花斑蜥身軀龐大,卻仍是半點擺脫不得,只能叫道:“四妹,你沒事吧?”斷樓聞言心中一動:“這幾人很講義氣,又沒做過什么大奸大惡之事,現在還有名門正派在前,不可濫下殺手。”倏然五指并攏,掌風立刻加劇。

  響尾蛇都數不清自己被轉了多少圈,頭暈腦脹幾乎要吐了出來,卻忽然不知怎地被扔了出去,嘭的一聲撞在墻面上。剛要站起來,卻又聽一聲驚叫,紫毒蝎也被甩了出去,不偏不差地正壓在響尾蛇身上。接著便是花斑蜥大叫著,平平飛出狠狠撞來,他身軀胖大,差點沒把兩個師兄壓死。隨后黑蜘蛛、百足蜈蚣,也被斷樓像丟貓狗一般扔了出來。

  一個人內功深厚,或許能同時震開周圍的人,可似這般依序扔出,卻是下少見了。這下稍有見識的人,雖然猜不透其中道理,也看得出斷樓的武學造詣非常,收起了覷之心。不過還有一些本事低微的普通弟子,看黃沙五毒一個一個疊在一起,甚是滑稽,仍然出言嘲諷,都被本門派的前輩喝止了。

  沙吞風氣急敗壞,他知道現在越解釋,旁人只會以為是在狡辯,非得顯出真本事不可,便起身喝道:“臭子,老子方才是大意了,現在讓你嘗嘗我聽風拳法的厲害!”完顏翎道:“是啊,會聽風拳法的傻幫主,誰不知道呢?”

  完顏翎拐了個音調,把“沙幫主”念作“傻幫主”,旁邊有聽出來的,已經掩口發笑。

  沙吞風盛怒之下,無暇細品她的音調拐沒拐,暗運一口真氣,跨上一步,臂骨格格作響,砰然一聲,奮拳打在斷樓胸口。

  沙吞風方才受了斷樓一掌之后,雖然當時劇痛無比,但稍微運功調息之后,竟然全無異樣了。他不知道這是斷樓遵守“不用道化無極功殺人”的承諾,還以為這人武功平平,剛才只不過是自己失手,因此居然硬要逞強,撇了月牙鏟和斷樓空手搏斗。

  可是,沙吞風的拳面剛和斷樓胸口相碰,突覺他身上似有一股極強的粘力,一時縮不回來,也推不進去,大驚道:“什么古怪!”奮力將拳收回來,一張紅臉掙得更加通紅,腳下幾乎站不穩,喘幾口粗氣調息回轉,再次挺拳猛擊。

  沙吞風的膂力比何路通要強,這幾下猛擊更是聽風拳中的上乘內力,重重數下,在旁人聽來如同擂鼓錘山一般,心驚肉跳。可只有沙吞風自己清楚,這幾下拳力雖然都中敵身,力道也極強,可每打一下,便會有一股更強的力道反彈回來,面前這人絲毫未受傷,自己的雙拳卻已充血紅腫,一拳更痛過一拳。

  斷樓存了要大顯神威之心,平平地接下了沙吞風的數拳,雖然仍是不疼不癢,但感覺壓力比方才略加沉重,心道:“看來這一年,這班惡人也沒閑著!”喝道:“去你的吧!”一手緊緊捏住沙吞風的雙杖,另一手平平推出,向著沙吞風胸口打去。

  只聽“砰”的一聲,沙吞風一下子飛了出去,落入人群鄭黃沙幫弟子見狀,連忙要接住師父,可這一掌余力未消,居然逼得這些人又向后退。頓時,黃沙幫陣中人擠人、人壓人、人踩人,亂作一團,這面子是丟盡了。x33小說更新最快 手機端:https:/m.x33xs.com/

  這一下,無人嘲笑,卻都奇怪地看著沙吞風。沙吞風嘔出幾口血,捂住胸口自己掙扎著站起來,也是呆呆的,似乎想不明白怎么會中了這一擊。

  方才斷樓那一記推手,直來直去,全無任何變化,速度也不是多快,別是沙吞風,就是一個初學武功得人,無論后退、側閃,亦或是騰跳、格擋,都能輕輕松松避開。可不知怎么回事,在斷樓出掌的一瞬間,自己竟覺得怎么躲都躲不開、怎么擋也擋不住,眼睜睜地看著斷樓的胳膊緩緩送到,化作一股綿長而又雄渾的勁道,正中胸口。直到現在,還覺得一股燥熱的氣息在丹田中亂撞,雖然受傷不重,卻是半點力氣也使不出來了。x33小說首發 www.uktgaw.icu m.x33xs.com

  他們自然不知道,斷樓方才那一掌,乃是道化無極功中的一式,名為“大巧若拙”。看似平平無奇,毫無變化,實際上卻無時無刻不在調動掌上的每一塊肌肉和筋骨,瞬息萬千,吞吐閃爍、若隱若現,將敵人要害籠罩在這方寸之間,避無可避,擋無可擋。乃是將“變”用到極致之后的“不變”,或可稱之為“無招勝有氈的絕妙武功。

  這其中道理不要沙吞風,就是慕容海也沒有看明白,只有完顏翎約略懂得一些。一年前,一年后,斷樓同樣都是擊敗沙吞風,可從以往單純的內力和招數壓制,到如今的舉重若輕、隨心所欲,其境界已不可同日而語。

  葉斡對于狼狽的沙吞風等人并不理會,卻死死盯著斷樓道:“你認識霍山嗎?”

  在場大多數人沒聽過霍山的名字,都茫然不知所以。斷樓和完顏翎卻聽得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霍山便是蘇爺爺所,當年和洪景一起學藝的同門師兄,人稱山中老饒殺人狂魔,連他們都是昨日才聽蘇爺爺所的,葉斡怎么會知道?

  可現在不是分辨這些的時候,完顏翎不理葉斡,而是走上前兩步道:“諸位,請聽我一言!”雙手下按,示意眾人安靜。

  若是剛才,眾人自然不把他們放在眼里,可見識過了斷樓的武功之后,見這名女子一直在一旁站著,不慌不忙,似乎是在發號施令,都暗暗猜測她的武功不定更厲害,竟不約而同地屏息凝神,聽她些什么。

  完顏翎朗聲道:“諸位,你們都被騙了。這些穿著歸海派衣服的道貌岸然之人,實際上都是血鷹幫的人。”轉身道:“你們看,這位才是真正的歸海派掌門慕容海。這位是嵩山派的少掌門趙鈞羨,這位是青元莊尹莊主的女兒尹柳,都是被他們囚禁的!”

  慕容雷激動不已,上前道:“峨眉派的諸位,你我兩派素來交好,木靈老前輩,您難道不認得我了嗎?”趙鈞羨拄著斷腿,也上前道:“還望諸位明辨是非,不要中了血鷹幫的圈套!”

  此言一出,眾皆嘩然,議論紛紛。人們雖然驚嘆他們的武功,可要這么多歸海派的弟子都是血鷹幫的,卻實在難以置信。

  饒是葉斡身經百戰,聽著完顏翎的話,也不由得暗暗心驚,暗道這家伙什么來路,怎么什么都知道?丹霞派還好,峨眉派和崇圣寺的人在這里,卻是不好問得太明白。想到這里葉斡狠狠地瞪了一眼何路通,方才若不是他邊跑邊喊,根本不至于如此驚動。

  齊堯喝道:“一派胡言!我還能認不出我師父嗎?誰不知道血鷹幫最擅易容之術,換一張臉皮最是容易,這些人都是假冒的,大家若信了他的話,才真是中了血鷹幫的圈套!”

  這話一,眾人恍然大悟,紛紛點頭。一個大胡子的男子走上前來,他身形強壯,面容卻甚是猥瑣,便是丹霞派的虬風譏笑道:“有種進血鷹幫,卻沒種承認。不如你們脫下褲子來,讓大家看看你們到底有種沒種?”

  峨眉派中,木靈長老也走上來道:“柳沉滄雖然惡名,好歹也算武學大家。怎么門下弟子不但無臉見人,連自家師門都不敢認呢?”他素來嫉惡如仇,但自重身份,不會像虬風那般言語粗俗。

  尹柳氣得跳腳道:“你這個老糊涂,我們才是真的,剛才那一聲鷹唳,就是血鷹幫召集的信號,你難道不知道嗎?”木靈冷笑道:“我知道啊,不就是你們想要召集人馬么?實不相瞞,這屋子里關著的是你們這些假人,我也早就知道了!”

  待續
捕鱼达人腾讯版手游 贵州省十一选五一定牛 证券公司给私募基金配资 秒速时时彩公式 湖南幸运赛车为什么停了 分分11选5怎么玩 期如意期货配资平台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全部 看大盘用什么软件 上海11选5遗漏号码查询 极速11选5是否正规 北京快中彩走势图 江苏11选五玩法奖金 股票融资杠杆ˉ杨方配资开户 内蒙古快三每天多少期 疯狂飞艇是哪个国家的 ipad能看股票行情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