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小說網 > 言情小說 > 遲遲鐘鼓長夜初 > 第三百六十六章 楊念杖斃小婢女
  雁峰侯府。

  楊念的院子,婢女心翼翼的給她梳著發髻,生怕一個伺候不周就引得楊念暴躁大怒,從而沒了性命。

  婢女給她梳完發髻,又給她添選衣裳,“郡主,您看看您今日想穿哪一件衣裙?奴婢瞧這今日的色正好,郡主不妨出去走走吧?也好好散散心,讓自己心里舒服一些。”

  “混賬!”楊念突然發怒,將手里的那柄桃木梳扔在霖上,“什么時候本郡主的事情也輪到你一個的奴婢隨意插手了?我高不高興,還用得著跟你一聲嗎?敢干涉本郡主的事情,來人!來人!把這個賤人給本郡主拖到院子里,重打五十杖!”

  兩個家仆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誰也不敢多什么,倒是另一個膽大的替那個婢子求情道:“郡主,這五十杖打下去,這丫頭的命兒都有可能沒了,您就饒恕她這一次吧,從輕發落吧!”

  那婢女也跪在地上求饒:“郡主,奴婢知錯了。奴婢真的知錯了。奴婢再也不敢了,求您饒了奴婢這一次吧!奴婢再也不敢了!求您了!”

  “拖出去!快拖出去!給本郡主狠狠的打!”楊念狠狠地拍著自己的梳妝臺,氣得暴跳如雷。

  兩個家仆也只能在心里同情這個倒霉的奴婢命也太不好了,竟然得罪了這個正在氣頭上的楊念郡主。x33小說首發 www.uktgaw.icu m.x33xs.com

  楊念的院子里傳來那個婢女的慘叫聲,五十杖,每一杖落在她的身上都發出沉悶的聲響,那個婢女的身下也緩緩的滲出血來,慘不忍睹。

  那個婢女在受到第二十五杖的時候就疼暈過去了,兩個家仆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生怕出了人命,就收了手,沒再繼續打。誰知那楊念郡主竟然從房間里出了來,瞪著那兩個家仆惡狠狠的道:“誰讓你們停下來的?給本郡主狠狠的打!不然,你們也要跟著她一起受罰!”

  兩個家仆面面相覷,只得重新拿起手里的木棍再次打起來,那個婢女已經毫無反應了。

  五十杖打完,那個婢女趴著的凳子底下已經落了一灘的血跡,其中一個家仆伸手去試那個婢女的呼吸,才發現那個婢女已經死了。楊念看到那個家仆瞬間慘白的那張臉,不耐煩地問道:“怎么了?至于嚇成那樣嗎?”

  家仆跪在地上,哆嗦著肩膀回答道:“回郡主,她,她已經死了!”

  楊念郡主還有一些不相信:“不過就是五十杖,怎么可能會死?定然是你們這幫沒用的狗奴才串通起來故意嚇唬本郡主的!”

  家仆回道:“郡主,奴才們真的沒有騙您,她真的已經死了!”

  楊念自己也是嚇了一跳,方才還活生生的一個人,眨眼間就沒了性命,饒生命可真是脆弱。區區五十杖,原來也真的能要了一個饒性命。

  楊念拿起絲帕捂著自己的鼻子,面露厭惡:“快把她拖去外頭的亂葬崗掩埋了去,別忘了拿個草席子裹一裹,別叫人發現了!”

  兩個家仆手腳麻利的將那個婢女用草席子裹了,抬了出去。

  留了一地的血跡斑駁,刺痛了饒眼球。

  因為楊念郡主被破例抬為皇室的柔淑嫡公主,整個雁峰侯府如今可是在風吟城的百姓眼中最受議論的。尤其是有人看到雁峰侯府里抬出來一具渾身上下都是血的尸體之后,雁峰侯府的事情更加成為了街坊鄰居茶余飯后討論的熱點了。x33小說更新最快 手機端:https:/m.x33xs.com/(首發、域名(請記住_三<三^小》說(網)W、ω、ω@.x、彡、彡、x`¥[email protected]、o-м文)字<更¥新/速¥度最&駃=0

  鎮北侯府。

  杜興剛替沈晏外出去查探楊念郡主郡主昨夜見了一些什么人回來,就發現房中來了一個他手下的線人。

  “杜副將。”線人頷首,輕聲喚了一句,“屬下方才查到一件關于楊念郡主的事情。”

  杜興坐了下來,皺了皺眉:“你來我聽聽。”

  “雁峰侯府今兒個晨起,約莫是早飯的空檔,抬出來一具血淋淋的尸體,已經拖去亂葬崗掩埋了。屬下悄悄跟過去扒出來那具尸體查看過,似乎是楊念郡主的貼身侍婢,昨日還陪著楊念郡主來過鎮北侯府。屬下查探了一下她的尸身,發現她渾身是傷,儼然是受了不該受的極刑,像是被人活活打死的。”

  “活活打死的?”杜興也是很詫異,究竟是什么人這么大膽,連楊念郡主身邊的貼身侍婢都能給活活打死?真是好手段。

  那線茹點頭,“屬下也悄悄買通了雁峰侯府的家仆問過話,只知道這個婢女是做錯了事,這才被活活打死的。”

  “究竟是做錯了什么事情能直接將一個活生生的人給打死?還下這么狠的手,活活打死!”杜興無奈的搖了搖頭,“雁峰侯府的人真是狠手段呢,就連那個楊念郡主也是一位狠角色,先是來了咱們侯府里求侯爺和夫人,未果后又連夜進宮求見了孝仁太后,太后也讓她替雁峰侯府想想,讓她答允了和親之事。只不過,昨晚,雁峰侯府的徐問安見過楊念郡主,至于徐問安到底跟楊念了一些什么,這個咱們就不得而知了。可我擔心,徐問安會與楊念郡主聯合起來對付侯爺和夫人,如果真的這樣的話,那就棘手難辦了。”

  線人雙手抱拳,“若是杜副將信任屬下,屬下潛入雁峰侯府,再仔細打聽打聽?”

  杜興搖搖頭,“不行,這個法子太危險,你是線人,你的職責不僅僅是打聽消息,你還要保護侯爺和夫人呢。”

  “杜副將,我蕭鶴這輩子能有您的提攜已經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了,還有侯爺對蕭鶴的知遇之恩,蕭鶴這一條命都難以報答。如今正是一個好機會,屬下悄悄的換個身份以家仆的身份進雁峰侯府里,最好是能跟著楊念郡主去東朔國和親,如此一來,也能時時給您和侯爺傳遞消息,總也省了好多麻煩。”

  杜興搖搖頭,“蕭鶴,東朔國一行危險重重,不是你想的那么簡單,如若你在東朔國發生了什么事,咱們這幫弟兄也來不及過去搭救你啊!”

  “杜副將,也只有這個辦法能查探出來楊念郡主真正的陰謀。”
捕鱼达人腾讯版手游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开奖 福彩3d助手 上证a股指数 中国体育彩票排列五怎么玩 浙江十一选五奖金 吉林11选5任选3技巧 山东11选5真准网 初学者如何看盘及k线图 贵州快3 基金配资申请 全天1分快三计划 福彩17500cm乐彩网 分分11选5开奖 配资图片 陕西快乐10分几点结束 下周股票趋势